闲云野鹤

一个丑陋的皮囊、一个无趣又无力的人。

错彩镂金,雕缋满眼

“所以我写求而不得的苦痛挣扎,写为你折戟沉沙的喑哑情话,写却上层楼的意气潇洒,
写好事多魔,写万境归空。”

我写的我写的我写的

都给你

目的虽有,却无路可循;我们称之为路的,无非是踌躇。——卡夫卡 《误入世界》
(这句与木心所说「生命是什么呢?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」真是异曲同工。有一种日常生活的开辟性发现。)
转自知乎.

我至今才想明白,生活就是光怪陆离的如此。是千帆过境后,平静的波涛。

“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。并非一声巨响,而是一阵呜咽。 ”
没事儿了,都会好的…就当做是一个负能量宣泄吧

人生是总会这样吗…还是只有小时候?
我那么努力在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,为什么…?
我的行为错了我的思想错了我整个人都错了…
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…但谁能告诉我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?
迷途知返还是…将错就错?
无数次想过就把错误扼杀在这里吧…
但是我还是怂还是不敢还是不甘…
就为了骨子里的那一点点不甘心活在世上吧,还有点乐天派…但是我不迷糊记性也不差,分分离离、分分厘厘都记得清楚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…
全都消耗完了我还拿什么立在世上啊,我害怕爷爷奶奶伤心但是他们要是去世了我也不一定想活了…
有时不想活但是后来想想也不敢死…活一天是一天吧…

最近身体还是很差,只要着凉就会难受,暖贴真是救了我的命呀。
犯上了一到开学就想读书的习惯,明天就上课去了,今年假期怎么这么短啊!
一到假期就看网络小说,上学时看不了网络小说就只好看实体书,今年也想收集更多的同人本原耽个志。
想进年级前二百,听说说出来就不灵了但是还是想说…
中规中矩地活,但是也想灿烂如烟花,虽然也明白我自己又平凡又无助。
还是想小草那样活好了,樱花最美在凋谢的那一刹那,烟花也是如此。
天气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,也是平常的天气,听着歌看书,然后把背景音乐忘掉。
分享秋28的歌单《读书,然后忘记背景音乐(2-6更新)》http://music.163.com/playlist/66641056/13881677?userid=402631050 (@网易云音乐)

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,但我不是影子。做影子太苦了,你伤心的时候我要是想抚摸你,都要等漆黑的深夜,我怕吓到你。
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,但我不是影子。我要是影子就好了,想你所想,爱你所爱,永不背叛你抛弃你,你也不能背叛抛弃我。
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,但我不是影子。
欲言又止、欲言又止。

如果灵魂中心心念念全都是你,请问,我可以当你人生旅程的另一位旅伴吗?
你可以承包我的身体和心灵,以及夕日升盈时最爱的那张侧脸、心头难以言喻的万般柔情。

一个庸俗又无趣的人

喜欢一个需要理由吗?不需要吗?
就在某一天,我见人来人往中,你独立如海岸上的礁石,世事如潮而你巍然不动,世间所有的汹涌,在那一刹那都只能称为背景,只有你一个人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定格成永恒。哪怕我高度近视,但我看的分分明明、丝毫不敢有差。
江南怎么说来着?
速度快到来不及让人惊喜或潸然泪下。只是爱,不后悔。那一眼,苍山洱海都尽成沧海桑田。
“那我现在问你,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?”

【龙族衍生】【楚夏】key
1、不用在意题目,真的。我是一个标准是起名废,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个名字出来,都要抓狂了。
2、本文是短篇,真的超短超短的那种。
3、第一次写楚夏,人物的ooc是一个大问题,我在努力的改正这个问题。


师兄,如果你喜欢什么人的话,就赶紧对她说哦。不然她会跑掉的——

当年漫不经心的调笑,只可惜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
真的,真的跑掉了。

记忆固定在尼伯龙根里伟岸的巨龙的身上,凝聚于从那个人的心脏中流出的殷红血液,铭刻于他决绝地将刀刺入那人身躯的一刹那。

满地都是那人从胸口涌出的血液,猩红的,炽热的,似黄泉路上肆意盛放的曼陀罗花,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原来龙王流出的血也是热的吗?和人类差不多啊。那么残暴的种族,可以对自己黑暗中唯一的希望出手的种族,血也是热的吗……看了在龙族的世界里,至高位与最卑微者是一样的啊,同样的容易被抹杀。

不过是普通人杀死普通人,亦或者是王杀死王,仅此而已。

好烫啊,快要被灼烧灵魂的感觉,我一定要死了。

同她一起。

好疼啊,疼的……想要流泪。却不知为什么,无论如何也流不出一滴眼泪,全身都揪着心的疼。

这样会不会和她承受的穿透心脏的痛一样疼?

他自嘲的想。

在学校的眼里,她还可以被称之为人吗?

不,或许她早就不能被称作“人”了,那么强大的力量,那么可怕的言灵,早已超出了人所具备的血统。
可那些明明灭灭的过往,让他无法相信她只是一只巨龙创造出来的自欺欺人的玩偶。

两种极端影响着他,他焦躁起来,自夏弥去世那天起,他仿佛就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冷静,变得更为感性起来。因为所以的冷静都在告诉他一个事实——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冷静和自持,成为了杀害夏弥的第一凶手,也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难过的一道坎。

他对夏弥的死保持着无限的愧疚,以及刻骨的伤痛。他执意用“去世”来叙述夏弥的死亡,不去在意任何的非议 ,固执的为她保留着一切生前的痕迹。

有时候他也会想,假如再重来一次,还会杀了她吗?
她究竟是人,还是龙?

是夏弥,还是耶梦加得?

如果是耶梦加得,那么他无论于情于理都应该将她毁灭,人类的情感之言只不过是龙王的戏言,偏得纯美无暇,实则杀机暗藏。一切的情感对他们来说都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工具,帮助他们得到更多的权利以及更高的地位。

那假如是……夏弥呢?他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和她在一起,她那么喜欢他,仔细观察着他的生活,虽不曾言语却从未离去。她完美的就像天堂中的天使,让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。

他不是不懂她的暗示,只是觉得自己早已坠入无间的深渊,在黑暗与光明中徘徊。爆血那项技能让他收获了狮心会主席的位置,却也让他再也无法逃离有关于“龙族”这一禁忌词汇的牢笼。

他不止一次的想,如果有一天,和龙类的所有争斗都可以结束那该有多好啊。

他的父亲现在就可以活在世界的某一处角落,哪怕不能称为他的法定扶养人,但还可以在暗处默默的看着他,哪怕不声不响。

他可以带着他爱的女孩,过上他们想要的生活,去她想去的地方,体会那里的人情世故,只要她愿意。

他其实并不讨厌恺撒,你或许会讨厌一个和你同样优秀的人,但绝不会讨厌一个和你一样有着相同的孤独的“气味”的人,不是吗?

恺撒可以带着他的红发女巫,看遍全世界的日出日落,他相信他会给红发巫女一个至死不渝的爱情,贵公子必定说到做到。因为守信是皇帝的美德。

而怪物也可以和怪物一起,过着自己希望的生活,哪怕只是成为一个普通人平庸的活下去。

可惜战争一旦打响,就再也无法停止了,只能等待着龙族拿下承载已久的桂冠献给人族,亦或者是人族再次沉浮于龙族的掌控。

那是一个名叫“源稚生”的日本男人用生命向他验证的铁证,无数人用尸体屹立起了那座沉重的碑石,上面浸满着混血种的鲜血。

终归还是自欺欺人。

人类总会把自己无法实现的心愿理想化,直至称为看似完美无缺的幻影。可是美丽又怎样呢?一触即破。

楚子航看看天空,群星闪烁在深蓝色的天空中,显得澄净又美好,带着深远广阔的感觉。宿舍楼已经没有多少人还在开着灯了,他想他回忆了所有他到死也不想忘记的故事。

而现在,该睡觉了。

他默默的关上了暖橘色的台灯——那是夏弥给他买的,美曰其名在晚上睡觉之前可以不用费力气就可以关灯睡觉——“晚安,夏弥,我要睡觉了,你也不要太晚睡,对身体不好。”黑夜寂静无声,可楚子航却仿佛习惯了这样一般,对着空无一人的寝室自言自语。
他轻轻合衣睡下,被子将将盖到胸口,闭上了眼睛。月光从没有关紧的窗子中射进,照到楚子航的身上,有什么东西随着楚子航上下起伏的呼吸起伏着,反射出冰冷的金属光泽。

那是夏弥的钥匙。

© 闲云野鹤 | Powered by LOFTER